乾隆的无底线溺爱,使纨绔外孙成为笑柄

本文为独家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历史的天空h:乾隆的无底线溺爱,使纨绔外孙成为笑柄

老人们常说“父母教育孩子,惯吃惯喝不能惯不懂人情世故”。可偏偏有些家长在孩子的教育方面毫无底线,对孩子无节度的索求无原则的满足,甚至连号称千古一帝的乾隆皇帝也不能免俗,乾隆皇帝非常宠爱和硕和嘉公主,在她生前赏赐无数,在她死后爱屋及乌对她唯一的儿子丰绅济伦倍加溺爱,可是乾隆的这种溺爱让丰绅济伦养成了骄奢蛮横的个性。嘉庆皇帝继位后,对丰绅济伦的无能无礼非常不爽,找借口把他赶出了朝堂,丰绅济伦忽然从天之骄子沦落到全天下人的笑柄,终日郁郁寡欢,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乾隆皇帝一生有四十多个妃子,儿女就更多了。在这些儿女中,有一个女儿天生残疾,却因祸得福,一生最得乾隆宠爱。这个女儿就是纯惠贵妃生的和硕和嘉公主。和硕和嘉公主刚出生时双手手指之间有薄膜相连,就像是张开的鸭掌一样,乾隆皇帝认为皇室降临身有残疾的婴儿是不祥之兆,不顾纯惠贵妃的苦苦哀求,立刻命人要把公主活埋了。当时的富察皇后性情仁厚慈爱,看到刚出生却要丧命的公主,也是急得团团转,忽然富察皇后看到纯惠贵妃供奉在香案上的菩萨灵光一闪,抱着公主温柔的说:“公主生佛掌,承侍太后啊。”乾隆皇帝听后立即转怒为喜,因为皇太后喜爱礼佛,乾隆又是出了名的孝子,如今这个公主天生佛掌,正是佛祖感念自己仁孝的恩赐吧!于是赦免了公主还重赏了纯惠贵妃。乾隆对这个带着祥瑞降临的公主识如掌上明珠,长大后封为和硕和嘉公主,赐婚傅桓次子福隆安。

可惜和硕和嘉公主二十三岁时因病去世,让乾隆皇帝悲痛不已,为了抚慰女儿的在天之灵,对和硕和嘉公主生的唯一的儿子丰绅济伦更加宠爱,时常将他接到宫里长住。丰绅济伦出生门第显赫之家,生母又是深受皇宠的公主,所以从小就如皓空明月,被众人奉迎追捧,吃穿用度极尽奢华精致,出行必有侍女侍卫浩浩荡荡随行,耳旁听到的都是阿谀奉承,嘴里说出的如同金口玉言,小时候在宫里住时也毫不收敛。而自小长于皇宫的皇子们,为人处世却小心谨慎的多了,不仅要防范被有心人算计,还要为了博得乾隆的喜爱暗自较量,皇子们各个心有城府,从小练就了喜怒不行于色的本领。他们勤奋读书,精修武艺,只为了在乾隆检查功课时能对答如流,在众皇子众脱颖而出。丰绅济伦在文武双全的皇子们面前显得特别另类,不时人前人后嘲笑皇子们少年老成,皇子们知道他受乾隆宠爱,只能忍气吞声,对他的讥讽置之不理。

乾隆对这个外孙的所作所为略有耳闻,但是想起香消玉损的爱女,就狠不下心训斥丰绅济伦,每次只是耐心规劝教导,教导完了又大加赏赐,希望他能体会自己的良苦用心,丰绅济伦在乾隆面前恭恭敬敬聆听教诲,回到府里原形毕露依然我行我素。嘉庆四年,乾隆驾崩嘉庆继位,嘉庆帝自幼聪慧仁厚,对不学无术仗势欺人的丰绅济伦非常看不惯,嘉庆帝即位不久,丰绅济伦就因为工作上的重大失误被训斥即无能又傲慢,嘉庆帝不仅罢免了他的官职,还下旨把他赶出了朝堂永不录用。

丰绅济伦忽然之间从天堂坠落到了地狱,自己一时还没回过神来,那些平日鞍前马后追随他的人早已悄悄收拾细软离开了,那些和他推杯换盏称兄道弟的贵族子弟,唯恐和他亲近引起嘉庆帝的猜疑,连累自己的功名前程,纷纷对他避而不见。丰绅济伦觉得自己忽然成了瘟神,所有人都对他指指点点,这种墙倒众人推的日子让他压抑的心情雪上加霜,乾隆皇帝死后没多久,他宠爱了一生的外孙也追随他而去了。

乾隆皇帝的无底线溺爱,最终让丰绅济伦成为天下人的笑柄。父母之爱儿女,绝不是骄纵,不是只给与物质上的满足。是以身作则教他们懂人情知礼仪。无论身处高位还是出生卑贱,都不应放弃勤学好问,恭敬谦虚的品格,孩子如同一棵树苗,任由他枝杈疯长,那他最终只能与灌木齐高,只能用来烧火煮菜,所以看到孩子的错误就要及时纠正,看到孩子的不足就要想方设法帮他弥补,孩子取得了成就也一定不要吝啬赞美之词,努力做一个新时代合格的父母。

原创 什么是一见倾心自难忘?看看“台湾第一气质美女”张钧甯,就懂了

张钧甯她的小姿态可以说是非常的优雅,她的形体也非常的好,通俗的说就是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信不信你们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看她在参加活动的时候,脸上灿烂的笑容给人一种女人的知性美,并且她的手提裙摆的小动作,也是十分的优雅的

如果你还是没有看够,再看看她穿着这件长裙,所秀出来的好身材吧,首先是她的锁骨真的好美,还有她的大白腿是不是很有魅力

有可能你觉得刚刚的距离远不能看清她的五官,这张如此近的距离,可以看出来她的脸型小巧,眼睛炯炯有神很是美艳动人

她的风格也是多变的,看她穿着这件黑色的衣服,是不是非常的帅气,再加上她冷艳的表情,就像是个现代的女侠一般,帅极了

最后看看生活中的她是什么样子的,可以看的出来她的造型十分的简单,但不是不乏时尚感,非常的美丽,你们觉得呢?

(注明: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读点|西出阳关无故人,中年才懂生离死别的意义

文|路也

大漠中有起伏十分和缓的小矮丘。沿着修好的甬路,拐了好几道弯,走出去了一段不近的路程,终于看到了”阳关”的标志物,那个风化得只剩下不到二分之一的土色的汉代烽燧遗址,挺立在小小的墩墩山上。

它那圮废的模样与周围茫茫大漠如此般配,如果过于漫不经心,一眼望过去会把它当成一个自然形成的土沙丘。只有定睛去看或者走近了,看出其中似有土坯和柴草相夹杂混合的材质,才能认定它是一个久远的人工制造物,这便是那时的烽火瞭望台兼商旅给养站。

我绕着这烽燧废墟走了两三圈,看得非常细致,恨不得手中拿上一个放大镜和一个显微镜。我对于古建筑一窍不通,更没有科研方面的兴趣,我只是想从那上面看到时间,看到时间是如何流逝的。就像此刻,我盯着小墩墩山上的这个汉代烽燧遗址,转着圈看了又看,想看清楚它的纹路肌理,从中找到时间的蛛丝马迹。是的,我只是在向时间行注目礼。

继续往南走去,很明显可以看到一大片低洼滩涂,这就是传说中的古董滩了。如今这里拦起了钢丝屏障,不准下去了。据说过去常常有本地老百姓来这里淘宝。当大风起时,吹起流沙,古代的墙根基就会露出来,并且能捡到古钱币、陶制品和首饰。

在我站立的高坡与滩涂之间,是一条还能看得出些许眉目来的东西方向的道路,这条道路想必就是古丝绸之路了。在当时,从这里往西去,就出了国境,去往西域诸国。

越过滩涂,继续往南望过去,可以看到远处的阿尔金山,戴着一顶雪帽。

那些两千年前和一千年前的商贾、官员、僧人、将军曾经在此云集,又一点点风流云散了,连同他们的名字也已被沙砾掩埋了。和亲的公主走到这里,最后一眼回首遥望了一下故土和青春,然后横下一条心,回转身去,义无反顾地向着更加荒凉的大漠深处走去,向时间的纵深之处走去。

然而,到后来,再到如今,几乎什么都没有剩下!大漠依然是大漠,戈壁依然是戈壁,风还是风,地平线还是折不断地延伸着,依然是只有红柳胆敢与骆驼刺相爱。大自然如此顽强,超越人类历史而永存。

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二十一世纪的大风吹着公元前的一座烽燧和一大片空荡荡的荒漠滩涂。我看见了什么?我看见了有,看见了少,看见了无,还看见时间把多和有统统都变成了少和无,当大风从这一切之上吹过,就叫做苍凉。

人类在这个无比著名的地点留下了什么?一次又一次环顾四面八方,不过只有一座颓圮的烽燧而已,当然,还有一句诗而且是口语化的一句诗,悬挂在茫茫天地之间:”西出阳关无故人”。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无故人。”过去我觉得自己很明白这首诗,就是送别友人嘛。

而今我发现我过去只是在理性上和头脑中理解了它,而不是真正懂得了。只有到达阳关,而且必须是一个人到达阳关,独自身处荒漠之中,看着沙丘起伏,看着大风吹拂着虚无,突然产生出想哭的冲动之时,人的生命里原本就有的苍凉才会被唤醒,才会一下子从情感深度从灵魂深处真正地懂得这句诗,这句诗写的分明是生离死别!

可以想象,古人成年累月地走在艰险的路上,风餐露宿,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返回长安或中原,或者说,这就是永诀了!这一刻我才真的懂了这首诗,尤其是懂得了最后一句。而且我还知道了,当王维写下”西出阳关无故人”的那一刻,他自己一定已是双泪长流!

这里的地理环境何止是苍茫,更是苍凉。这里是亚欧大陆的中部,不同于北美洲的中西部,那里三面都离海洋不远,一边是太平洋一边是大西洋,中间还有一个加勒比海和墨西哥湾,有海洋暖流经过,那里是湿润的,也不够寒冷,所以那里只是苍茫而已。而亚欧大陆的中部,中国的大西北,从每一个方向都最大限度地远离着海洋,背靠着整整一个浩瀚的西伯利亚,既寒冷又干燥,地理巨大而空茫,生存条件恶劣,应该用苍凉来形容才恰当。

庞德曾经通过《送元二使安西》的日语版把这首诗翻译成英文,最末两句译出来之后的口气怪怪的。我每次念给学生们听,他们都要笑。我想庞德的生命经验以及他所处的文化背景里面大概没有类似”阳关”的这样一个人文地理概念,所以他没有翻译好。

当年讲唐代文学的老师讲到王维,讲到这首《送元二使安西》时,还把后来人大约明朝时期的人将这首诗添加了很多字句段落后谱成的古琴曲词《阳关三叠》读给我们听。坐在教室里,窗外正是春天,我那颗青春而文学的心被那篇盛宴般的文字所感染。

当时没有网络,课后我跑向老师,向她要这篇《阳关三叠》的原文。下次上课时,老师带来了用湖蓝色钢笔墨水工工整整抄写在蓝色横条格子资料卡片上的全文:”清和节当春,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霜夜与霜晨,遄行遄行,长途越度关津。惆怅役此身,历苦辛,历苦辛,历历苦辛,宜自珍,宜自珍……噫,从今一别,两地相思入梦频,闻雁来宾。”

年轻时,我对改编添加之后的上面这个版本的《阳关三叠》中的绮词丽句着迷得不行。人到中年之后,再读之,竟觉得年少时的自己眼光实在很成问题。

《送元二使安西》只有那四句,前两句”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写得多么青春啊,像唐朝一样青春,像李白一样青春;而后两句,又是多么苍凉和悲壮。这后面两句诗,还会使人联想到,当年和亲的公主走到阳关的时候,也应该是悲壮的。出了阳关,就是出了海关,真正地离开故国了,在当年的条件下,百分之九十以上就是永别了,实在类似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情形。

女主人公一定不会像朱湘《昭君出塞》里写的那样竟哭哭啼啼扭扭捏捏,”琵琶呀伴我的琵琶,/人马不喧哗,/只听得蹄声答答,/凭着切肤的指甲,/弹出心里的嗟呀。”人处在命运的孤绝境地,又映衬着大漠戈壁这样一个辽阔而荒寂的自然背景,而且是走到了阳关这样生死攸关的咽喉之处,哪还来得及抒发幽幽怨怨的小情小调,弄成一副闲愁最苦的模样?

昭君虽为女性,而处于如此特殊的此时此刻此地此境,也只能是选择壮烈,大风吹乱了头发,衣衫飞舞,抱定永诀如同抱定必死的决心,实在唯荆轲可有一比。

在我看来,《阳关三叠》的作者跟朱湘一样,也是没能从骨子里理解戈壁和阳关究竟意味着什么,没能够把握与此相关的人物身上的命运感。

于是《阳关三叠》添词句加段落的结果,是往王维那四句诗里面加入了很坏的成份,在文字上弄得繁复甚至花团锦簇,还有很多生僻字夹杂其中,最严重的是把一种属于中国江南的苏州园林式的小格局的伤感的情调掺杂进去了。

这里写的可是阳关,在如此一个把少和无作为主格调的地理环境之中,使用这么琐屑复杂的辞藻和笔划是写不出苍凉之感的,而只能把人带入一种腻歪和小家子气里面去了。

现在看来,有王维这四行诗就足够了,已是千古绝唱。

(壹点号 读点)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奋不顾身扑灭火灾保安全!

2019年1月18日晚上7点40分许,路产部安全工程师谭新周接到涟源东监控中心报警电话:K2097涟源枢纽有两辆货车追尾,具体情况不明。警情就是命令,安全工程师谭新周、朱英元立即叫上司机梁迎军,一边拉响警报,一边向路产部领导汇报,紧急赶往现场。

同时,高警局涟源大队警官熊小厨副大队长抵达事故现场,为确保后方车辆和驾驶人安全,对事故现场进行了交通维护,由安全员朱英元在车后150M处对过往车辆示警,谭新周询问出事货车司机有没有人员受伤,得知无人受伤后,电联涟源东监控中心值班员,要求立即通知施救单位、养护单位迅速赶往现场协助处置。

在救援的过程中,突然听到“起火啦!起火啦!起火啦!”的呼救声,当时事故车上的柴油泄露,情况非常危急,但现场参与事故处理的路警人员却并没有出现慌张情形,路产部朱英元立即让梁迎军将车开过来,车上有灭火器,路产部三人各提一个灭火器,迅速地拨掉插销,拿起喷管对准事故车起火部位进行喷射。这时车头冒出明火,火势直冲,一个灭火器无法控制火势,直到用三个灭火器才将火势成功控制,在灭火的同时,路产部、施救队同事利用斧头砍断电瓶线,切断电源。经过几分钟的努力,成功扑灭这起由追尾引发的汽车电路短路的火灾事故,帮助司机降低了经济损失,消除了安全隐患,对此,司机师傅激动不已,一个劲的对现场的救援人员说“谢谢”。

在此次成功快速扑灭火灾事故的过程中,充分体现了一路多方联勤联动的作用,更体现了安邵公司员工在面对困难和突发事件时临危不惧和不顾个人安危英勇奋献的精神。

” “

” “

以上图片为救火事故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