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刘蕾:从公益诉讼角度寻找破解沉迷网游路径

全国人大代表刘蕾:

从公益诉讼角度寻找破解沉迷网游路径

刘蕾代表(右一)视察深圳市前海蛇口自贸区检察院驻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厂联络室

刘蕾代表(左前二)在深圳华为总部调研

“检察公益宣传形象大使”,是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同江市街津口赫哲族乡中心校小学教师刘蕾的特殊身份。2018年全国两会之后,同江市检察院向刘蕾颁发“特约监督员”聘书,同时,刘蕾成为同江市检察院公益宣传形象大使。

“起初我对检察院的公益诉讼职能并不了解,在与检察官的多次交往中,才逐渐有了认识,了解了公益诉讼的重要意义。检察公益宣传形象大使的身份,也倒逼我不断去感知公益诉讼职能。”刘蕾说,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破解青少年沉迷网游难题的路径,近两年不由自主地会从公益诉讼的角度去思考,代表建议中也融入了检察元素。

感受检察机关主动参与互联网空间治理的努力

2018年8月21日至24日,刘蕾应最高检邀请视察福建省检察机关服务保障打好“三大攻坚战”工作。在视察中,当地的公益诉讼工作成为刘蕾的最关注。

在11月7日至9日召开的第五届国际互联网大会,最高检主办的“大数据时代的个人信息保护”分论坛传递了中国检察机关打击和预防侵犯个人信息犯罪的信息,刘蕾从最高检官方微博上发布的“检察机关的责任与作用”“个人信息司法保护中刑事和民事法律适用问题和立法完善”“管理者、网络服务提供者、相关从业者的共同责任”三个专题的理论成果和实践经验中得到启发。

11月11日,完成了关于整合各方面监督资源力量,共同促进互联网空间治理的代表建议。

“张军检察长指出,网络空间治理是大家的事,应该大家共同协商,司法机关、互联网企业、技术社群、民间机构、公民个人等各个主体都要充分发挥作用。这个思路触发了我的灵感。”刘蕾说,近年来,检察机关结合办案,认真分析侵犯个人信息犯罪的特点和规律,及时向相关管理者、网络服务提供者提出堵塞漏洞、健全机制的检察建议。对于网络游戏内容乱象、营销乱象、游戏直播乱象等,建议最高检在组织专门力量进行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适时提出社会治理检察建议,督促互联网企业在游戏研发、推广等过程中切实承担更多更严的社会责任;督促有关部门积极预防和严厉打击网络游戏运营、传播中危害个人信息和财产安全等违法犯罪行为。

互联网检察公益诉讼拓展保护新路径

针对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在2018年的全国两会上,刘蕾等许多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提出建议、议案和提案。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明确表示,在青少年保护上有更多义务和责任,下一步要把人脸识别和金融方面的技术用到娱乐产品中,配合监管处理平台上存在的一些危害。

刘蕾注意到,2018年11月腾讯公司联手公安部门升级了网游的防沉迷系统。但是,网上仍然可以检索到破解防沉迷系统的方法。

2018年12月20日至21日,刘蕾应最高检邀请赶赴深圳,围绕“检察机关服务民营经济和互联网产业健康发展”主题开展视察。此行还参观了腾讯公司总部,围绕网络环境下未成年人成长守护、打击网络侵权和犯罪、履行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等话题进行了互动交流。

“破解行为不仅损害了防沉迷系统本身,也加剧盗用成年人个人信息的泛滥。”在座谈中刘蕾说,张军检察长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提出,探索对侵害众多公民个人信息权的行为,以及相关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致使众多公民个人信息被侵害的,提起公益诉讼。那么,最高检对有关责任主体在防控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方面的监管不力行为,应及时启动检察公益诉讼调查程序。

建议细化检察机关提起互联网公益诉讼案件规则

为了给自己的建议找到更充实的法律依据,刘蕾特意向检察官咨询,并完善了建议内容。

依据2018年9月7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互联网法院集中管辖的第一审案件中包括“检察机关提起的互联网公益诉讼案件”。刘蕾认为,该司法解释的出台,为检察机关在互联网领域拓展公益诉讼案件范围提供了一定的法律依据。最高检应以此为契机,抓紧研究制定相关指导意见,明确检察机关提起互联网公益诉讼案件的管辖、范围、类型、程序、证据、诉讼规则等具体规定和配套措施。特别是,北京、广州、杭州之外的地方检察机关如何在检察一体化体制下参与办理互联网公益诉讼案件?应当有明确的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