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总结2019年达沃斯年会六大经验

参考消息网1月28日报导第49届达沃斯国际经济论坛年会的3000名与会者大都踏上返程之路,官方议程已经在25日下午完毕。德国《商报》网站1月25日发文总结国际经济论坛的6条重要经验,如下:

1.科技公司日益堕入信赖危机

在2018年发作许多数据丑闻后,前往达沃斯的技能职业人士显得疲惫不堪。一家美国高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标明,“咱们深陷信赖危机”。脸书公司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显得束手无策,这标明了这个职业有多么不确定。她说:“请不要忘掉咱们做了多少功德。”

这不足以从头赢得用户和政府的信赖。相反,许多政府正在考虑怎么对这些未来企业施加捆绑。与此同时,监管者面临着逾越正确方针和摧残立异的危险。欧洲最承担不起这么做的结果。达沃斯论坛也标明,欧洲大陆在美国和我国之间的技能对决中不起任何效果。

2.太多的谦善没有用

德国基民盟主席归于论坛上最受等待的嘉宾之一。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两年后或许就会成为德国总理和欧洲最有权势的女人,而在德国之外简直没有人知道她。

克兰普-卡伦鲍尔在哪里?有时人们看到她和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在会议中心的走廊里说话,有时坐在礼堂里——就是这样。她没有讲话,没有参与任何小组评论,尽管国际经济论坛的组织者很乐意为她组织座位。

克兰普-卡伦鲍尔主要想使用初次拜访达沃斯的机会去倾听和学习,并与国际大出资者树立重要的新联络。她的谦善遭到欢迎,但作为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潜在继任者她尽能够多一点自傲。她的怯场让大部分嘉宾脱离时没有对她个人留下形象。

3.美国重要性尚存

美国代表团由于预算危机取消了达沃斯之行。只要国务卿蓬佩奥经过长途视频播放了时刻短的讲演。不管美国与欧洲之间的联系怎么严重,假如没有美国政府政客参与,达沃斯的作业也不会发展得那么顺畅。

登上讲台的仅有美国代表是前国务卿、民主党人士约翰·克里,当然他与特朗普政府的态度至少和华盛顿特区与达沃斯之间的间隔那么远。

4.会场表里存在差异

品格跟着权利位置而改变。依据心理学家的说法,最常见的一种状况是,人们会越来越天经地义地以为规矩适用于其他所有人但不适用于自己。

或许在时刻和地理上最大极限集中了国际权利的达沃斯论坛显着体现了这种差异。在达沃斯会议中心内部,人们从未如此剧烈地评论可继续发展:生物多样性的损失、海洋中的塑料废物以及阻挠气候改变所需的根本性改变。

而会议中心外却有数百辆开着发动机的豪华轿车和大巴车拥堵在那里,它们是担任运送国际经济论坛各会场嘉宾的,即便会场相隔一般仅有几百米。

代替性发动机?

除了几辆特斯拉轿车,论坛所做广告在很大程度上是假的。跟着会议继续进行,山区小镇达沃斯的空气质量敏捷挨近会场里评论的那些新式商场大都市的空气质量水平。一次性杯子里剩有咖啡,玻璃纸里剩有腊肠面包,没有人对此感到惊奇。假如论坛期望在可继续性问题上坚持可信性,那么它至少应该从头考虑其用车理念。

5.没有前进也比无关紧要的声明更好

在达沃斯的国际舞台上,2018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会只是是为了作为该国最大交易代表,向前来开会的企业高管争夺出资。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曾许诺,英国脱欧成功后,她的国家将与其他国家订立自在交易协定。但到目前为止,她的口袋里乃至没有英国脱欧协议。

重要人物都在处理国内问题,没有参与本年的达沃斯国际经济论坛。而有些人觉得这是一件功德:本年,许多与会者不是把论坛当作展现舞台去作大而空的许诺,而是参与更小型、更不杰出的评论去寻觅小问题的详细处理方案。

6.有哪场集会不带来醉酒后的头疼

就在一年前,集合在国际经济论坛上的商界首领、出资者和经济学家们还体现出了极大的达观心情。全球精英成员彼此强化了他们的信仰,即其时的经济实际将在整个2018年继续下去。

但集会之后很快就呈现了醉酒后的头疼:在2018年下半年,不管股市仍是某些经济指标都明显跌落。因而,本年达沃斯论坛显得惊惧不安就毫不古怪。

现在人们不再达观,取而代之的是这样的观念:本年的经济形势在最好状况下是波动,在最坏状况下是动乱乃至是紊乱——随处可见严重危险,尤其是英国脱欧、美国的预算危机以及美国与我国和欧洲的交易争端。

25日,一些学生在达沃斯国际经济论坛年会会场外反对,要求采纳举动应对气候改变。(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