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秀才”到“博士”,喻恩泰的“红”,不是你我所理解的红!

“同福客栈”谢幕的那一声”再见”后,武林一梦,已然过去了十余年。

重回现代的每一位同福人,如今在娱乐圈的某一领域都有了建树。“佟掌柜”闫妮演了无数影视剧,春晚上的A4腰让人羡慕不已;“老白”沙溢娶妻生子发了福,口头禅从”葵花点穴手”变成了”金钟罩铁布衫”;芙蓉女侠成了跨界歌王,五岳盟主成了硕士小贝。

仿佛只有“吕秀才”真的和剧中人物同根同命——秀才科考N年仍是秀才,喻恩泰本人,也仿佛沉寂在浮沉的娱乐圈之中。

许多人说:真可惜,“吕秀才”就这样过气了。

其实我们都理解错了,他一直在“红”。只是没有在我们熟知的领域,用我们熟知的方式罢了。

喻恩泰出色的文化底蕴和台词功底,在《武林外传》中便初露端倪。

大嘴娘来客栈时几个官家“角色”的声音转换;“额错了,额真滴错了”的英文版“I am wrong ,I am really wrong”的改编;和小郭分手时的“想要牵着你的小手四处停停走走”现在听来,可以说是国内初代freestyle,甚至不输说唱音乐综艺的“职业选手”。

闹腾的白展堂和郭芙蓉,鸡汤担当佟湘玉无疑因为戏剧冲突深入人心,吕秀才在剧中的角色施展空间虽然较为平淡,但回看时再想想,喻恩泰之所以能演好一个秀才的角色,也正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博闻强识的“秀才”。

“秀才”没选择在自己八十回武林中打下的基业继续发展,而是激流勇退,走上了学术之路。娱乐圈再有他的消息时,吕秀才便成了喻博士。

喻恩泰能把吕秀才刻画得入木三分,不仅仅出于对角色了解的演员素养,也是因为他本质与秀才的设定无异——不折不扣的知识型人才。

上戏本科四年,每年都是奖学金获得者。刚上大学时的他,感觉英语水平不如其他同学,便自学了上海几乎所有的英语教材。在英国做交换生期间,对于莎士比亚古戏剧的考证之严谨,态度之缜密,让他的英国同学都为之佩服。读研期间,英语和专业课的双料第一,不仅仅是明星,就是普通学子之中,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不说博士生涯,光是本硕漂亮的履历,比起那些强拗学霸人设的明星,喻恩泰的含金量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或许是喻恩泰本人太过于热爱学术,以至于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戏剧研究上,忘了自己是个明星,甚至忘了给自己“趁热打铁”。

就在“秀才”深入人心时,喻恩泰却没再趁着这个角色的热度接戏,而是去了中戏继续攻读博士。

喻恩泰对于戏剧本身的热爱和执着,不禁让人想起另一位演员王传君。虽说两人脱离“人设”后一个做了学术大咖,一个成了资深演员。但两人在事业“巅峰期”不约而同的选择转型的“傻气”行为,却是对于戏剧和人物最大的尊重和敬仰。

喻恩泰在《大秦帝国》的张仪和《火锅英雄》的王平川。王传君在《罗曼蒂克消亡史》的马仔和《我不是药神》的吕受益。许多观众口中的“不看演职员表根本不知道是他演”这类反响,从另一个角度看,也不失是一种褒奖。

有些演员,许多角色演来演去都是自己的影子。而有些演员,却可以演到让观众忘了他是谁。

如此说来,尽管没有“敬业”地串戏轧戏,喻恩泰作为一个演员,绝对是很称职了。

虽然喻恩泰参加《声临其境》的消息引发了”腐竹“们(《武林外传》粉丝)不少的关注,然而这其实并不是他的综艺首秀,或者说,这不是让观众认识到他除了”秀才“之外其他闪光点的第一途径。

卫视王牌国学综艺《中华好诗词》的闪光点之一,除了国学选手之外,便是作为MC之一的喻恩泰。不仅台风清新儒雅,许多诗词更是能信手拈来,甚至不输参赛选手。尽管大家对他的高学历都有耳闻,但除了本身的研究领域,文学功底也这样扎实,着实让人佩服。

《声临其境》对于喻恩泰来说,算是他求学多年对于观众的一次成果汇报。《亨利五世》的激情澎湃,《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喜中带悲,以及《哈姆雷特》”To be or not to be”选段真正的“倒背如流”,都是被称为“两点钟先生”的他刻苦钻研多年的成果。

节目结束后,有许多观众为喻恩泰没有获得本期的声音大咖感到惋惜,其实大可不必。

纵观古今,李白醉酒遨游天地,陶潜赏菊隐居山林,真正的文人雅士,名利早就被抛诸脑后。从喻恩泰在台前幕后的表现上看,他为了舞台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因为他真情实感的热爱戏剧、热爱这个舞台。

如果说这样打比方对他过于抬爱,通俗一点的说,他若真是在乎名利之人,绝不会甘于寂寞选择学术的道路,要是想炒作着红,早就红了。

对于进入不惑之年的喻恩泰,所谓的人气长青,事业有成,都不是最好的祝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