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本是街头混混无赖,却能建立大汉伟业,靠的究竟是什么

本文为独家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历史的天空h:刘邦本是街头混混无赖,却能建立大汉伟业,靠的究竟是什么

提起汉高祖刘邦,很多人会不由自主的竖起大拇指,称赞他一介布衣,凭着一腔热情手拎一把短剑就敢和楚霸王争天下,不仅赢了,还建立大汉伟业,使汉室江山传世数百年。刘邦之所以能将天下收入囊中,除了时事造就英雄之外,与他为人大度,心胸豁达,知人善用是分不开的。刘邦是真正统一中国思想的人,是汉文化的开拓者,可以说他是汉民族的“始皇帝”。

刘邦的祖上可以追溯到三皇五帝时的尧帝,但是到他这一辈家族中没有一个出将拜相的人物,家家都以耕种为生。刘邦年轻的时候,整日无所事事,四处游逛,喜欢结交能人志士。他的父亲看见他就唉声叹气的说:“你整日闲逛,仁厚不如你大哥,勤劳不如你二哥,你将来可怎么办呢”野史记载,有一日一位相士路过看见刘邦,惊叹他福泽深厚,日后必定贵不可言,刘邦听了很高兴。相士继续往集市走去,看见肉铺吆喝的樊哙,坐在车上晒太阳的夏侯婴,正和周勃聊天的萧何,心中大惊,忽而仰天长叹说:“难道是我修行尚浅吗?为什么满大街都是王侯将相呢?”于是相士扔掉挂布扬长而去。野史记载虽然有迷信色彩,也难以排除刘邦利用人们的信仰,故弄玄虚的嫌疑,但后来这些人都是随着刘邦起兵造反的大将。那么为什么这些人能抛家舍业,心甘情愿跟随刘邦这样的街头混混一起打天下呢?

秦朝末年,秦始皇统治非常残暴,不断征收壮年劳役修长城造宫殿,致使很多家庭失去顶梁柱,父母妻儿无人奉养,土地荒芜无人耕种,为了抵御匈奴,秦始皇下令增加百姓的苛捐杂税,朝廷的层层盘剥让百姓们苦不堪言,很多人被迫卖儿卖女流离失所,就在陈胜吴广起兵造反之时,刘邦也召集三千之众举兵相应。如果君王勤勉仁厚,社会安定繁荣,试问谁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揭竿起义呢?谁不愿意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快活一生呢?刘邦起兵时机恰好,顺应民心,所以才会一呼百应。

这些赶车的,杀狗的……看似寻常贩夫走卒,其实都是胸怀大志的大丈夫。秦朝的士大夫都是出自贵族之家,难免会有纨绔子弟在朝堂上滥竽充数,他们没有真才实学却个个利欲熏心。而身为贩夫走卒有胆量起兵,本身就是有思想有抱负的志士,不愿做碌碌无为的人苟且一生。平时看似各自为政如一根根枯木毫不起眼,而刘邦就是他们的向心力,把他们凝聚在一起,使他们可以星火燎原。正是他们忠肝义胆,意志坚定,才让刘邦用人得心应手,根本不必担心将士们有忤逆背叛之心,才能真正做到君臣一心,所向披靡。

刘邦手下的将士大多来自社会最底层,他们长期处于社会底层艰难讨生活,自然知道百姓为了吃饱穿暖,起早贪黑终日劳作的辛苦,他们起事之后得到底层百姓的拥戴支持,队伍迅速扩大也绝不是偶然。而项羽领导的大军是地主阶级的代表,他么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才聚众起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万一起义失败他们也都为自己留有后路,所以战场上他们不可能全力拼杀。尽管项羽武功高强骁勇善战,但他生性多疑,猜忌多了自然就离间了君臣感情。项羽最后在乌江边自刎,身边没有一名大将跟随,也许就是最好的证明吧。

刘邦能建立汉室江山,最关键的是他能知人善用,有宽阔的胸怀,汉室建立后曾有人对韩信说:“你正面有诸侯之相,但观你后背却有帝王之相啊”。韩信当然听的出来此人是在劝自己背弃刘邦,立即下令把这个妖言惑众的人斩首示众。韩信虽是七尺男儿,当年却是衣衫褴褛,食不果腹,甚至在街头遭受恶霸胯下之辱,是刘邦脱下自己的衣服给韩信穿上,又把他带到家里亲自煮饭给他吃。俗话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我们现在难以考证刘邦是用怎样诚恳的态度招待韩信的,但是韩信当时只是一贫如洗的流浪汉,从他满是污泥的脸上也看不出有经纬之才,刘邦对韩信仍然以诚挚之心相待,让被人欺凌的韩信心中如沐春风,瞬间就坚定了追随刘邦誓死效忠的决心。“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刘邦智不如萧何,谋不如张良,武不如韩信,勇不如陈平樊哙,他能让这些能人志士牢牢聚拢在自己身边,靠的就是容人之量,舍得和大家共享荣华富贵的气度,他情商之高,驭人手段之出众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没有帝王可以超越,所以最后刘邦能逐鹿中原建立汉室也是必然的。

以诚待人人亦以诚待之,刘邦能打败项羽,成为一代枭雄,靠的就是善待将士,善待百姓,善于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刘邦和众臣子,就像是伯乐遇到千里马,伯乐熟知千里马的优点,也可将千里马的优点发挥到极致,而千里马遇到伯乐,才会避免成为拉磨耕田的庸才。“得民心者得天下”,刘邦的宽容仁厚,知人善用是全天下百姓心之所向,这样强大的外力支持,刘邦怎么可能不成就伟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