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糕团制造借力互联网风景再现 “后继无人”是隐忧

厚桥大街嵩山村北小桥“年糕一条街”产销两旺。 孙权 摄

(新春走底层)传统糕团制造借力互联网风景再现 “后继无人”是隐忧

中新网无锡2月5日电 (记者 孙权)眼下适逢新春佳节,制造年糕、糕团这一传统行当,在互联网爆破式的“口碑营销”中,也再一次风景无两。地处无锡市锡山区厚桥大街嵩山村北小桥的几家糕团店的“如火如荼”,也旁边面衬托了这一说法。

糕团店中,店家正将新“出炉”的青白两色团子摆放规整。 孙权 摄

不论从哪个视点来评判,制造年糕、糕团这一行都是比较传统的“老手工”。从农耕年代到工业年代,再到现在的互联网年代,在“民以食为天”的我国,年糕、青白两色的团子,都是国人“爱不释口”的美食,这一点在南边体现尤甚。

嵩山村北小桥的几家糕团店,组成了当地颇有名望的“年糕一条街”。每到新年、清明之际,来往车辆如流水、门客川流不息。

图为刚蒸好的白团子。在当地,团子是春节必吃的食物。 孙权 摄

以当地谈家糕团麦饼店为例,这家小铺子火到什么程度?有人曾戏称:没吃过谈家糕团麦饼店年糕、团子的厚桥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生活在无锡;许多景仰前来的“吃货”往往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究其缘由,皆因糕团卖得好,经常处于“脱销”状况。

更有甚者,上一年大年初一,有姑苏客人早早来到厚桥,就是想吃一口谈家糕团麦饼店的团子。不巧的是,刚好那日店歇一天。可客人不依,硬要吃糕团,并半带“要挟”地说:假如不做这一单生意,那来年生意不会好。

老谈糕团麦饼店的谈菊根师傅正在做团子。 许加彬 摄

“每天糕团不可卖、一天糯米用掉几百斤、一年到头不得歇……咱们不要钱要歇息!”说起上一年这个梗,谈家糕团麦饼店的“老板娘”李阿姨一顿抱怨。

风趣的是,谈家糕团店也并非有秘而不宣的“绝活”。仅仅这家店肆考究因地制宜,食材选择苛刻,糕团滋味接地气,最合此间大众口味。

这样一家风行无锡及周边城市的“网红店”,其实也只开了4年有余。

为何现在这么火?李阿姨的女婿说,首先是质量有保证、口感好,其次就是感谢兴旺的网络。“朋友圈、微博、抖音……这些交际软件上一发,各种‘吃货’就景仰而来了,想不火都难。”

这一行虽火,但罕见年青人的身影,后厨忙活的都是邻近的老年人。 孙权 摄

“起先就是自己做着玩,后来认可我手工的人多了,我就开起了店经商。”说起做糕团生意的初衷,嵩山村北小桥“年糕一条街”的草创人——老谈糕团麦饼店的谈菊根师傅打开了话匣子。他58岁那年开端做年糕、蒸糕团,现在4年过去了,他兄弟7人中,已有5人从事此业,商铺亦散布在其店左右。

构成规划后,老谈发现:尽管店肆多了,但生意更好了。“单打独斗,究竟不如抱团协作。”

62岁的老谈也不忘紧跟潮流:微信群里的订单一单接一单,他开端学着年青人,做起了“电商”。他也通知记者,自己做这个(指“电商”)不可,李阿姨的女儿“内行”。

“现在是爸妈首要在门店担任,我首要担任网络出售这一块。全国各地的客户都有,江浙沪区域居多,回头客也特别多。”李阿姨的女儿谈女士通知记者。

犹如硬币有双面相同,任何富贵背面都有隐忧。

嵩山村北小桥“年糕一条街”产销两旺、“风头正劲”的背面,也有其本身的隐忧:后继无人,鲜有年青人的身影。

一条街上的5家主力糕团店里,不论是老板仍是店员,清一色的满是老年人,平均年龄都在60岁以上。偶然有一两个年青人出现在店里,不是买家就是家中前来暂时“搭把手”的后辈,几乎没有专职从事此业的年青人。

“的确,这一职业现在都是年岁大的人在做,今后能不能传下去,也值得考虑。东西这么好吃,喜爱的人那么多,所以我也有计划要‘接手’。”谈女士说,她曾动了离任的心思,想回家帮爸爸妈妈。但这一进程并不顺畅,谈女士的父亲不肯她抛弃外企的高薪作业,觉得“很可惜”。

不过,对传统手工“情有独钟”的谈女士并不这么以为,她也有意想把“宗族生意”做大。她直言:店里不只有糕团,还有一些其他产品,比方雪花酥、粽子、酥麦饼、八宝饭等,商场很大。

大年三十晚上,谈女士又给记者发来了信息,她说辞去职务一事,其仍在考虑中。“回来是迟早的事。”

制造年糕、糕团的老手工现在所面对的现状,也跟相似的传统行当相同。对立中有着新的活力,这也一起反映了一个问题,就是在现在的社会,人们只需肯吃苦、肯尽力,那么出路总是有的,不论人们从事的职业是传统或许前沿。而这一切的关键在于:现在的年青人们,是否有勇气测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