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看了你就知道了!二

贼鬼夺刀 第二回

贼鬼夺刀 204:58来自水哥讲故事说事

住了些日子,闹鬼吗?没有。没有,为什么吵吵闹鬼呀!他是这么回事。本主儿啊是个财主,遍地都有他的生意,买了个丫鬓,本主儿这老爷看上了,要纳妾,丫鬟不容许,深夜就给掐死了,把这丫鬟哪就埋在后院。打那儿天天后深夜吵吵:“还我的命呀,还我的命呀!”本主儿贼胆心虚,他惧怕呀!就不在这儿住了。他搬走了,这所房子哪,谁爱住谁住,多会儿把邪气住没了,再搬回来。但是李武夫妻住在那儿呢,什么事也没有,鬼也不吵吵。

??????李武说:“家里的,咱在北京住了这么些日子啦,我出去呀看看,有什么事咱得管管。”他老婆说:“你去吧!”李武说;“我这么出去不成,我是练功夫的人呀,眼睛瞪着,胸脯腆着,简单有人跟上我。我得装要饭的,你把衣裳给我找出来。”“什么衣裳?”“破衣裳。”买来要饭的衣裳,脏呀,拿笼屉把它蒸了,如同消毒了似的,锅烟子抹脸,把乱草扔在脑袋上,换好了破衣裳,找个棍儿一拄:“家里的,你看我像要饭的不像?”“不像。”“怎样?”“要饭的有你这么肥粗大胖的!”李武说:“你等着。”李武一提气,这叫什么功?这叫气功,里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一提气胸脯也不腆了。肚子也瘪了,眼皮耷拉下来了,腮帮子也凹了,腰也猫了。“啊,这回嘛,像要饭的了。”李武说;“你等着我,有什么情况我回来跟你说。”

李武一出大门,对过杂货铺掌柜的正在门口那儿干活儿哪,一瞧李武这容貌出来了,吵吵上了:“哎,怎样着呀?你说你胆大,你说没有鬼,怎样样呀,有鬼没有?”李武想:我说没鬼,我怎样这容貌了?说有鬼吧:“有鬼,这鬼呀,老找我来,深夜里找我来要钱,我说我没有钱给你,我还不可吃的哪!他死乞白赖地央求我,我给他钱,给完了还不愿意,说什么呢?你给我的钱太少,够吃的不可抽的,够抽的不可吃的。”“烟鬼呀?”“烟鬼干吗?我说闹的那个鬼。我看不见什么容貌,横竖我在炕上睡着觉呀,把我拽地下去,我上炕睡,睡醒了还在地下,一宿来回折腾。”“你看看,快去吧,受了邪气了,你打这儿往南走,过三趟街你就看见一家药铺了,药铺有个先生专扎八法神针,有什么邪气呀一扎就好。”

李武想北京地舆我也不熟,我就听他的,李武奔南走下去了。过了三条街,就瞧见那药铺了,三间门面,李武心说:这药铺还真考究,这个阔呀。李武上了高台阶儿,抽冷子一回头,对过是个胡同,胡同不宽,但是挺深,紧里面有个卖东西的,由于离着远,李武看不出来是卖什么的。衙门一开,出来一个人,大个儿,打了这卖东西的几个嘴巴,还踢了几脚。李武心里说;这是怎样回事?买不买怎样打人呀?我终身就爱管闲事,这得瞧瞧。李武拄着棍进了胡同儿了。

??????这是怎样回事?卖烧饼馃子的天天儿上这儿卖来,本主儿哪姓塔,外叫喊活阎王大塔,一看卖烧饼馃子的老来,就跟卖烧饼馃子的说瞎话:“掌柜,天快凉了,你得买件衣裳呀,这多凉呀!”卖烧饼馃子的说:“唉,我买衣裳,我吃饭还吃不饱,我还买衣裳?”“这么着吧,我借给你十吊钱。”“不可您啦,还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