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圣”张旭的一首写景绝句,竟可抵一篇《桃花源记》

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好像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恍然大悟。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间来往种作,男女穿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晋朝山人陶渊明的《桃花源记》,道出了向往桃花源的心境。在陶渊明的笔下,此处风光是桃花三千,芳香草美,落红流水极盛,此民俗是单纯夸姣,没有尘俗所染,没有明争暗斗,完完全全的洁净国际。如此"世外桃源",使后世很多名士都为之向往。

唐朝文宗时期的"三绝"之一"草圣"张旭,曾写过一首《桃花溪》,其意境深远、情形之中被人称之为可抵得一篇《桃花源记》。

隐约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渔船。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

张旭被称为"草圣",其草书自一流,从他的书法作品上看就知道张旭是一位洒脱、旷达的为人。一直以来,我认为张旭只在书法上有建树,其实他在诗篇上的成果也是闻名甚远。其间,写景诗是其最为拿手的类型。

张旭的《桃花溪》借用《桃花源记》的典故,把整篇文章好像浓缩于四句傍边,其意蕴情形更有赏析品尝的必要。读怀古诗需在奇迹中寻求意境;读送行诗要在离别时感悟;读边塞诗唯有身在塞外更觉深远。当读山水写景诗时,我总喜爱闭上眼睛,临清风,细细品尝,好像可以深化其境。

张旭眼中的"桃花源",从前景到近景:远处飞桥云雾寥寥,近处兰舟轻泛碧水。在这个缥缈虚无的情境下,为这片"桃花源"增添了更多的模糊感和神秘感。看到此处,是否觉得一副静态的山水画铺展于眼前,如梦如幻。

既问渔翁,转而静景滚动景。这桃花源究竟在何处,就要问这桃花在溪流中的流向,可这溪流流向又通往哪边?好容易可以寻到何处,可渔翁给的答案,却仍旧无处寻,给人又留下无尽的遥想傍边。

山人往往是身在山水间,而这"世外桃源"更是难觅,这不由让我想起贾岛的《寻隐者不遇》。"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蕴意与"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同为相映,颇是耐人寻味。

"世外桃源"是否真的存在,我也不敢妄言。读完《桃花溪》后,我觉得身安之处、心净之地就是归于自己的"世外桃源"。由于假如真的有桃源存在,在人人相逐之后,此桃源可还称之为桃源否?

附:张旭闻名诗作

《山中留客》

山光物态弄春晖,莫为轻阴便拟归。

纵使晴明无雨色,入云深处亦沾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