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代时期,主张三教合一的苏轼,曾说过哪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宋代盛行新儒家理学,苏轼兼容并包接受儒、道、佛各家思想,论画题“常理”这里的“理”字,并不是后人大都认为是理学的“理”,而是指客观事物之理,即客观事物的规律,也包括艺术的规律。完全主张三教合一的苏轼,曾说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孔、老异门,儒释分宫,又于其间,阐律交攻。我见大海,有北南东,江河虽殊,其至则同。”》苏轼文集》卷六三《祭龙井辩才文》苏轼为求得人物的自然神情在“传神记”曰:“欲得其人之天,法当于众中阴察之。”苏轼论吴道子艺术高超,归结为“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苏轼比较吴道子与王维的人物画曰:“吴生虽妙绝,犹以画工论。摩如得之象外,有如仙翩谢笼樊。”认为吴道子和王维的成就都很高,王维是诗人,他的画如同他的诗,得于象外,尤以佛理、禅趣入诗开清新敦厚的风格之先,成为一代宗师。“诗画本一律”、“画中有诗,诗中有画”这皆基于苏轼所受的儒、佛、道的思想影响。倪攒是元代山水画家的代表之一,其“逸笔”与“逸气”理论在当时很有影响,这种说法从字面上看有点虚玄、新异,实际是元代文人画习道参禅,希望从道禅思想中寻求人生真谛思潮的一种反映。

倪攒在《秋亭嘉树图》中自跋:“风雨萧条晚作凉,两株嘉树近当窗。结庐人境来无辙、寓迹醉乡真乐邦。南诸残云宿虚墉,西山青影落秋江。临流染翰摹幽意,忽有冲烟白鹤双。”“结庐人境来无辙”正是表白了他身居尘世,却寻求清远的人生理想,在内心世界里构筑起适意、淡泊的理想国。透过“临流染翰摹幽意”共追摹的和谐、自然、恬淡的生活情趣。进而否定了那俗不可耐的人间世和芸芸众生只能给宇宙天地间的静谧、和谐带来破坏的哲辩思想的人生境界。

元王蒙在《画学心印》云:“无心在玄化,泊然齐始终。”“名不长存,人生易灭,优游僵仰,可以自娱。”“逍遥一世之上,……不受当时之责,永保性命之期。如是,则可以陵霄汉,出宇宙之外矣。”足见其追求精神自由、解脱为目标的生活情趣和绘画哲辩思维观。自从禅宗思想渗透进士大夫文人的艺术思维以后,更有人把包含了自然闲逸的感情和虚情、空灵的物象的艺术境界称之为有“禅思”、“禅气”、“禅境”。明代董其昌并通禅理,喜欢以禅论艺学。其上述所提的“南北宗论”,是中国绘画史上第一次提出的关于画派的理论。

董其昌提倡有“禅境’,“禅意”以王维为代表划分的“南宗”文人画派,是山水画的最高境界。进而否定了无禅境,无禅意的以李思训为代表的北宗院体画画派。此论在明代建立,便得到文人画家的赞同,而流行了三百多年,影响到国内外,其借禅宗南北二派“顿、渐”的修行方式,以喻画法,可见其“禅理”之渊源。“山水画之道,所谓宇宙在乎手者,眼前所非生活”概括所谈到的山水花鸟的拟人传神的精神,均是基于其造诣极深的禅理哲辩思绪。从根本上说,释、道思想毕竟淡化,人更有奋斗进取精神。

然而,这种把心理、生理、人生理想和生活情趣联系起来,主张向内心、本性寻求人生真谤的方法受到了包括石涛在内的文人画派的青睐。代表着清代山水画最高成就的僧人画家石涛在艺术上很深的见解。著书《画语录》,参有禅理,有玄妙之说,故在古画论中是一本难懂的书。其绘画哲学思想有两个:“一是强调有我,另一个是一画,石涛强调“有我”,深刻地阐明了绘画中客体与主体的关系,客体是主体的依据,主体以客体为基础,人怀自然,既对立又同化,这是对中国“天人合人”的宇宙观和情景交融的哲学艺术观的精辟阐释和进一步发展。

“法于何立?立于一画”石涛的“一画论”的哲学思想基础是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和庄子的“既雕既琢、复归于朴”。从山川万物中去体验、锤炼,才能真正掌握“一画”。有了“一画”这功,就可凭此“测”万物,“参天地之化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