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为篡夺皇位,只要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刺杀皇帝,将辖区一分为二

军队为篡夺皇位,只要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刺杀皇帝,将辖区一分为二

今天小编要带给大家的文章是有关于罗马帝国的禁卫军。话不多说,快点和我一起看看今天的文章内容吧!

与伊斯兰国家的大维齐尔相比,作为禁卫军首领的禁卫军长官在2世纪和3世纪的罗马更令人闻风丧胆、魂飞魄散。为了篡夺皇位,只要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刺杀皇帝。他们将辖区一分为二来削弱皇帝们对地域的控制。后来,临近君士坦丁统治结束的前夕,帝国被分为4个辖区。在君士坦丁的改革中,最富有成效的措施就是通过给予“士兵首领”指挥权来削弱近卫军长官的权力,最终他们几乎只剩下一点民事权利。从各个行省抽调到意大利的军团,会被给予居住在帕拉丁的权利,这些人组成第二支卫队,它的力量完全可以和先前的禁卫军抗衡。

还有一项严格的措施,就是把罗马军团划分成6个人数相等的分遣队,也许在戴克里先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这种划分,在他统治期间一定实施了这样的做法。每一支分遣队都有独立自主权,他们也不再单纯镇守祖国的边疆,而且还居住在城镇之中,大约从260年到270年开始,城镇也成为需要镇守的要塞。“军团”与“辅助军”之间的界限比较模糊。作为反击哥特人和波斯人等蛮族入侵的不可或缺的兵种,骑兵的重要性似乎在上升,尤其是在保护皇帝的皇家卫队( Schola)当中更是如此。

在军事指挥方面,戴克里先沿用了先前已经确定的惯例。伽利埃努斯在261年的时候就已经剥夺了元老院对军团的指挥权,无疑这是大刀阔斧的一步,也是势在必行的一步。对军团中的成员来说,从军并不是为了寻找一份职业,而是为自己将来获得官职做准备。这种方式已经跟不上时代发展的脚步。军团的首领是6位年轻的贵族,他们缺乏经验,在行省元老院中也属于地位较低的城市元老,他们缺少威望和阅历。戴克里先时代的帝国处境非常艰难,为了抵御蛮族和波斯人的进犯,帝国需要大批的军事人才。由于形势所迫,戴克里先必须把一些高级指挥权授予那些从市民特权阶层选拔上来的官员,甚至给那些职位更低级的士兵,我们不能把它归结为一个统治者的突发奇想。从伽利埃努斯开始的所有皇帝都属于特权阶层,他们都是一步一步地从最底层做起,一直坐上皇帝的宝座,这就是他们毕生追求的军事生涯的顶点。

把边境上的指挥权,甚至是国家内政的权力授予那些被册封了公爵头衔的朝臣,即皇帝的亲信,已经成了大势所趋。后来的“宫廷侍卫”在很长时期内只是一种荣誉的标志,只代表一种官职。那些具有贵族血统以及中等出身的人没有权利加入军队,因为这些等级的人进入军队可能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但至少在戴克里先统治时期,军队的指挥权也还没有授予那些刚刚加入罗马籍的蛮族人,不久以后这成为一种规定。

试图对军队使用的武器和战略战术进行改革无疑是一种轻率的行为,但是东部的伊朗人对之产生的巨大影响却是不可否认的。为了对付骑兵,步兵团必须更加轻装上阵。弓箭手这一亚洲兵种发挥着不可低估的作用,而在罗马世界迄今还没有这一兵种。部分骑兵的数量在激增,他们由胸甲骑兵就是那些从头到脚都穿戴金属铠甲的骑兵组成:从3世纪末开始,中世纪似的“骑士”开始出现。军队的士气非常重要,此时军队军心非常统一,帝国非但没有遭遇什么严重的危机,看上去反而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欧洲和阿非利加的蛮族得到有效的遏制,骚扰边境的波斯人也退回了本土,波斯帝国还被迫放弃了底格里斯河上游的5个行省,并任由罗乌宗主国治下的亚美尼亚王国复兴重建。

这些胜利无疑会给社会的重新稳定奠定良好的基石。维克多杜儒曾经这样评述道:“从诸多方面来看,人类的文明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军队体现出来的。”军队的巨额支出主要来源于税收,这样皇帝只有强行增加赋税。他需要大量的金钱来维持帝国的盛况,这样做主要出于政治目的,这不仅是在满足自己的虛荣心,同时也是向世人炫耀这种强盛和辉煌。在这种情况下,他推行了历史上著名的赋税改革,在人口数量和牲畜头数的基础上征收土地税。每次土地测量普查之后(从理论上来讲,按照每15年修订一次的原则),每个财政地区都要根据特定数量的人口来记录应该缴纳税款的各项财产资源。这种根据“人口数量”和“牲畜头数”的算法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几何单位,而只是用相当粗略的计算方法确定下来的税收单位。通常来讲,维持每人生计的标准规定为5优格亚( Auger,相当于3英亩多)的葡萄园,或者20优格亚的上等农业用地,或者40优格亚的中等农业用地,或者60优格亚的劣等农业用地,或者优格亚高产的橄榄林,或者450优格亚的二等橄榄林。在其他地区,“牲畜头数”似乎跟维持一个农民家庭正常生活的“耕地”数量相等。

当时的赋税由“城市”来分摊,每个城市根据地产数量的多少进行分摊。每个土地所有者又根据地产的价值负担一定数量的人头税。这样的改革措施带来了可观的收益。很长一段时间内,各个行省不断地向上缴纳着“贡品”,或者是金钱或者是土地,或者二者兼而有之,借助旧有的协议,帝国有些地区由于占有便利条件赋税任务较轻,但是却加重了另一部分地区的负担。自此以后,每个行政区都要按比例缴纳土地税。意大利从那时候起就背上了沉重的地税包袱。

负担过重的赋税或者少交纳赋税两种极端情况都很容易出现,不过一直以来似乎每个人应该缴付的人头税比率都很稳定,相当于7个金苏勒德斯,或者大约100法郎,4世纪和5世纪的情形基本如此。城市里的纳税人了解他们各自城市中的优格亚的数量,也了解所征收的税额是按照规则评定的,因此对这种税款征收体系也是非常拥护。同时,政府对税率方面的计算相当精确,能够有效地编制预算。

今天的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大家看完以后有什么感受呢?如果喜欢今天的文章的话可不要忘记给我们点赞收藏哦,如果有自己的一些想法或者给我们的建议也欢迎大家发表在评论区,小编都会仔细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