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仗规模不大,为何是一位开国少将一生中最难忘的战斗?

2016年6月5日,开国少将张春礼在江苏省苏州市因病逝世,享年95岁。张春礼将军1921年出生于安徽阜阳,19岁就参加游击队,在抗日战场上英勇杀敌。可以说,在张将军数十年戎马生涯中,经历的战斗不计其数,也立下了赫赫战功。

在张春礼生前,曾有人问他:一生中经过过那次多次战斗,那一次战斗最让他难以忘怀?张春礼想了想说,解放战争期间攻打江苏众兴县城这一仗,虽然战斗规模并不算大,却是他一生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战斗。

这次战斗发生在1948年7月12日,当时华东野战军二纵队六师受命夺取江苏众兴城,驻守在众兴的一支国民党部队负隅顽抗,两军展开了一场鏖战。张春礼所在的华野二纵队六师十六团二营八连领受的任务是通过爆破和突击,迅速在众兴城西面打开一个突破口,为大部队全歼守敌当好开路先锋。

战斗正式打响以后,八连连长丁德辉、副连长张春礼率领全连战士,顺利进入一个小围子里,数百米外就是敌人地堡,地堡里守着敌人一个排,马路两边敌人附设六道鹿砦,再向右边有条河,敌人四挺机枪封锁着河沿,在明亮的月夜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地堡和盖沟的密集的枪眼里不断出现的枪筒。

开始攻击之前,二营用迫击炮试射了几发,用以探清敌情,敌人立即向解放军猛烈射击。不幸的是,敌人的一颗山炮弹打在七连爆破班的炸药上,连炸药一起爆炸,七连爆破班全部伤亡了,八连爆破班也伤亡了两个,突击班五班9个人伤亡了6个。紧接着,八连连长丁德辉也被敌人的一串机枪子弹打成重伤,指挥八连继续攻坚的重任落在了副连长张春礼身上。

这时,二营营长许正国焦急地问张春礼:“你们八连还能不能打?”

张春礼明明知道伤亡惨重,但他心想: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一个指挥员在紧急关头决不能丧失信心,不能叫苦,更不能提困难二字,他语气无比坚决地对营长说:“能打!我们八连就算是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也要把众兴城这块硬骨头啃下来!”

张春礼重新调整了部署,攻击开始时,他就蹲在爆破的位置上,指挥爆破员向哪里爆,第一个上去了,又交代第二个,去一个交代一个,鼓励一个。

爆破一开始,敌人的火力就打得不分点,爆破班长李慎贵首先炸开了第一道鹿砦,爆破员邵金水随着又炸开了第二道和第三道鹿砦。紧接着刘建堂抢起了炸药,飞也似地冲了上去,几道鹿砦全部炸掉了,迎面是盖沟头上的一个大地堡,刘建堂抡起了第二包炸药又很快冲上去了。

敌人清楚地看见了刘建堂,只听哗啦一声,机枪刚拉开,扳机还没有来得及扣,机智灵活的刘建堂向旁边一闪,躲开了敌人的机枪,把炸药靠上了碉堡,拉开了导火线。随着轰地一声巨响,敌人的大地堡完蛋了。刘建堂和段文虎又冒着浓烟烈火和密集的火力冲了上去。

这时敌人一个多班又出来了,敌班长端着白朗宁机枪,到了刚被刘建堂炸过的地堡废墟上,架起机枪,企图阻止解放军连续炸破。

可是,刘建堂的动作太快了,他一发现机枪,上去就夺,和敌班长扭成一团。段文虎急忙拔出手榴弹,向敌班长头上猛地一击,敌班长被击昏了,刘建堂夺下了机枪,又在盖沟上靠了炸药,一个班的敌人都成了死鬼。

令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此时有一个敌人躲在侧后方,观察到了冲到阵地前面指挥作战的张春礼。这个敌人竟不去射击冲在前面的战士,反而向张春礼打起了冷枪!一梭子弹打出去,张春礼身中三弹,跌倒在地,好在并没有击中要害部队,只是分别打在左肩、左臂上。

张春礼虽然鲜身染红了半边身子,却一咬牙关,顽强地重新站了起来,不顾身边战士的劝阻,继续带领部队往前冲。冲到城墙跟前,城墙有四五米高,第一道梯子未架好,梯子被打断了,两个战士负了伤,第二道梯子又未架好,一个战士又负了伤。

梯子架不起来,突击队就没有办法上去,张春礼赶紧到梯子跟前。伤员看到副连长来了,爬在地上把梯子架了起来,突击队立即冲上了围墙,张春礼也在第六名后面上去了。

突然,一个敌人猛地冲出来抱住了多处受伤的张春礼,他一看还有一挺重机枪,他一声大喊:“不准动,缴枪!”也不知道是这一喊,还是张春礼满身的血迹太吓人,竟然把敌人给吓呆了,乖乖地缴了枪。八连打开了突破口,后续部队都涌上来了,很快地解决了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