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战中,我军对越作战献身的第一流军官,被越军冷枪狙击

我们好,我是小大众论前史,是一个传统文化爱好者,我会用不相同的视角与你总共见证前史,同享常识,下面请赏识我的原创文章。

对越反击战中,我军对越作战献身的第一流军官,被越军冷枪狙击

越南一向有一个一统中南半岛的千年美梦,不过最大的不幸就是和我国紧紧相邻。在前史中,有一千多年的时间里,越南都是我国的疆域或属国。两国的文化交流也极为亲近。在近代今后,越南深受外敌所搅扰,先是被法国殖民,后又被美国进犯。在抗法、抗美的过程中,我国给予了越南极大的帮助。越南取得平和今后,再一次对相邻的小国建议了进攻,而且一同派兵杀伤我国鸿沟局势,我国一再正告无果,在1979年2月17日建议了对越反击战。

对越反击战开端后,陆军第126师第376团受命从下琅动身,向硕龙方向建议进攻,为撤军回国发明有利条件。在部队进至一无名高地时,发现有越军活动,并筑有防御工事,遂命令安排火力,搜索行进。在行进的过程中,俄然遭到了越军一个加强排的突击,伤亡很大。

两个营的兵士敏捷抢占有利地势,通过几个小时的战役,占有了班莲、班瑙两个要地,副师长赵连玉带领376团团指,现场剖析敌情,赵副师长以为这个当地地势杂乱,路途山高林密,间隔我国境内只要5公里,可是只要硕龙一条路相连,越军布置军力较大,这种状况不行与越军正面交兵。

遂决计选用两翼迂回进犯的战术,打通回国的通路,从西北侧沿土山迂回,围住那维区域的越军,直插略娇。3营和3772营从东北侧经班瑙山向敌挨近,把敌人构成合围。布置完使命后,团指挥所人员和各营营长随即返回了部队。俄然传来了砰的一声枪响,参谋长大喊:敌人发现咱们了,从速下山!

这个时分施连星团长俄然喊道:不好了,赵副师长中弹了。“他们围过来发现赵师长的颈部被打中了,在我们的呼叫中,赵副师长并没有回应,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闭上了眼睛。

借着弱小的灯火,晚上8点多钟,赖参谋长忍着心中的沉痛和对越军的愤怒,拟写了一份具体的电报文稿,恳求师炮兵群回到国内后予以火力援助。随后就受到了回电,上级要求必定要把赵副师长的遗体运回国内。并赞同能够派师炮兵群火力援助你团战役。赖参谋长下达了上级的指示,要求把这次的使命落实到人,不论状况多么困难,都要把赵副师长的遗体运回国内。

战后,赵副师长和42军其他勇士一同安葬在了广西龙州勇士陵园。赵连玉时年49岁,是十年对越反击战中,我军献身的第一流别军事指挥员。

声明:图片来历网络,版权归原作者一切,如有侵权请奉告,当即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