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政客们为抓取政治本钱而导演的闹剧

当地时间2019年1月23日,英国伦敦,一名反脱欧活动人士在议会大厦外挥舞着欧盟旗号。

英国于2016年6月23日公投决议脱欧后,欧盟和英国都没有认识到此举对两边联系的损坏及对本身的影响,现在总算理解过来,英欧都在饱尝“难以承受的丢失之痛”。近年来,欧盟持续堕入多重危机叠加的二战后最困难时期,现在才回过味来,原本英国脱欧才是欧洲自二战今后所饱尝的最大危机,其他的都算不上。近几个月来,英国和欧盟都在忙于脱欧这一件事,其他都顾不上了。

欧洲言论指出,英国本是西方代议制亦即西方议会民主之母,两大派都把政党利益置于国家和民众利益之上,民主政治已流浪为政客的权术东西。议会滥用权力使国家行政权瘫痪,梅辅弼的领导能力遭到严峻质疑,政治精英名声扫地,英国已成为一条损失航向且没有船长的船。跟着西方“民主之母”堕入前史困境,英国社会堕入史无前例的割裂状况。IMF猜测,英国脱欧或许使欧盟全体经济丢失下降1%,而欧盟作为一个全体,是名义上的国际最大经济体,经济下滑必然连累国际经济。英国是国际第五大经济体,无协议脱欧将使英镑大跌,外贸崩盘,机场和边境拥堵不动乃至瘫痪。卡梅伦2016年交由全民公投决议是否留欧,本是出于选票考虑。卡梅伦满以为公投会以高票否决脱欧计划,相位将会愈加安定,孰知“胜算”落了个“败兵”之名,只好辞去职务谢罪。继任的梅辅弼趾高气扬,信誓旦旦地要执行公投效果,在与欧盟商洽是最大极限地保卫英国利益,给国民一个“满足的答复”。2017年6月8日,英国议会推举提早三年举办。特蕾莎·梅辅弼的想象与卡梅伦千篇一律,即大选将使保守党座位进一步添加,她的相位就不是“继任”而是自己打下的江山,她将带领“得胜之师”与欧盟商洽,所获得的效果又会为其执政添分。10天前举办的当地推举中,保守党“斩获极多”,议会推举岂有“不堪之理”?当晚10时完毕的检票效果却使梅辅弼“悔不当初”。下院630个座位中,保守党由原本的331席降至318席,由绝对大都降为相对大都,工党陡增99席,英国由此进入“悬浮议会”,保守党只好与北爱统一党共组联合政府。梅辅弼原本把握在手的议会大都,在她妄图争夺更大大都且以为稳操胜券的情况下损失。“民主”虽早已沦为政客手中恣意戏弄的花招,却往往使玩家把本身“玩了进去”。梅辅弼的声威和执政位置饱尝冲击,脱欧商洽本已在手的筹码损失殆尽。西方各政党参加推举的本质并非为国家和公民,执政党是要持续执政,对立党则要自己上台,提早大选要么是使用机会扩展执政优势,要么是局势所迫做最终尽力。在国际上则假借民主名义多行不义。卡梅伦2016年安排的脱欧公投和梅辅弼2017年的提早大选,均为扩展执政根底却画蛇添足。“民主”已异化为政客的玩物,常常遭到民众厌弃。政客操弄之下的脱欧“巧局”终成“死局”,成为英国与欧盟的一起灾祸,本质是遭到民众厌弃的效果。英国下院1月15日以432:202的极高比率否决通过两年艰苦商洽而达到的脱欧协议后,梅辅弼授命于21日提出所谓的B计划,仍是在原有根底上与欧盟触摸,脱欧商洽又回到了原点。硬脱欧的成果难以预料,经济和金融界已宣布正告,英国经济难以承受这一成果。英国议会否决脱欧协议,倒使一些人产生了“有限的达观心情”,以为英国有或许持续留欧。可是,1月23日的法国政府内阁例会却评论了英国无协议脱欧或许呈现的问题,以及处理在英国传统渔场捕捉的法国渔民因生计无着等问题,将依据欧盟海洋和渔业基金向渔民供给救助。欧英两边都呈现了延伸解说里斯本公约第50条有关脱欧问题规则的谈论,以为英国脱欧变为“拖欧”的或许性是存在的。特蕾莎·梅已屡次激烈对立二次公投,避免使国家陷于割裂和呈现“政治海啸”,但在穷途末路的情况下,一旦别无选择,也就只好走这条路了。“民主”已成为政客们玩弄权术的东西。英国脱欧也是在“天下本无事”的情况下,政客们为了抓取政治本钱而导演的闹剧,效果把自己给套了进去,成为欧盟和英国在二战后遭受的最大危机。欧盟近年来深陷的政治经济信赖难民安全等等危机,对欧洲建造形成的负面影响,都不及脱欧这件事。好戏还在后头,怎么演出,外界只能静听下回。(作者为国际问题研讨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驻中非共和国上一任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