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白叟卖酸菜建寺庙,十六年千辛万苦,只想有个善终

这位白叟叫王守民,没有进过一天书院,本年81岁了,住在黄平县大井边寺庙内(黄平县老车站旁小道直进300米),她说:“十六年前我靠卖酸菜建了这所小寺庙,我是低保户,每个月能够领到政府的低保金,最高的时分能拿到600块(新年),平常每个月400元左右,有时分多点有时分少点,这些钱用来日子开支,仅仅我生着病,腿脚也欠好,没有钱治病,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白叟平常看守着寺庙,走不开,也走不动,常常会有一些晚年朋友来看他,陪她聊聊天,说说话;当问及儿女时,白叟有些无法和哀痛,她说:“我一共有五个孩子,两个儿子,三个女儿,上一年二女儿因癌症无钱治疗,逝世了。我的几个孩子都在异地日子,为了营生给他人做工,日子也比较困难,也没有经济能力奉养我。我独自一人日子几十年,也习惯了。”

由于钱得省着花,白叟总是批发豆子、马铃薯、红薯等,存放在家里渐渐的吃,白叟说:“有吃的,我就很快乐了,在这十多年来,政府给了不少协助,有时分给米、给油、给钱,前来上香求签的人和街坊们也常常协助我,牵强度日,我有个愿望,期望国家部分或好心人协助建筑这个寒酸的寺庙,让我安度晚年,有个好的善终,我死也瞑目了。”

咱们刚到几分钟,遇到这位女士前来上香求签,女士说:“白叟很好,这儿的菩萨也很灵验,我也常常过来上香,买点香纸烛和生果供奉菩萨,捐点香油钱,也算是行善积点积德行善。”

寺庙内的铺排,都是白叟一手安置的,有观音菩萨、如来菩萨、财神菩萨等,还放着一些贡品,寺庙只要白叟一个人看守,卫生太难清扫,所以铺了一层塑料薄膜,挡尘埃。

白叟正在点灯草油灯,点着香纸和大烛,为前来求签的女士做典礼。

前来求签的女士在诚意跪拜菩萨,此时白叟正在给女士打卦诵经。

白叟拿着点着的香,敬各方菩萨,脸上带着一些愁容,凝睇远方,好像有许多无法言语的心思。

这是白叟的厨房,大约10个平方的面积,厨房很凌乱,她十分谦让的舀水给咱们喝,舀水时需求折腰才干舀到水,看着白叟用左手撑着灶台,右手拿着水瓢在水缸里的舀水的身影忍不住感到一死悲惨和心酸。

在日子中,白叟与电视相伴,不会打电话,只会接电话,无聊的时分就看看电视,电视机里正在播映革新战争片,五颜六色的电视屏幕中带着是非的点,可能是太寒酸的原因吧。

这座房子分两个区域,一个是日子区域和寺庙区域,都是2001年5月建筑的,白叟说:“宅院的地基是两家人赠送的,其时还写有赠送字据,房子的基脚是我花5000元人民币买的,别的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费用,记不得了。”

白叟的房子建筑在一条小水沟之上,房子为两层建构主体,房子的后边是街坊的菜地,左前方是寺庙,前方是一个小宅院。

在白叟寓居的房子大门上粘贴着县委定制的“城市低保户”的牌子。(拍照/修改:陈永平 责任修改:周亚东)@声明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