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权后路:因复旦而名声渐起

国权后路的诞生只需十四五年,与前史悠久的国权路比较,当为“后”字辈。我与国权路同岁,又正好在国权后路建成时搬迁于此,能够说是看着国权后路成长成今日的容貌的。

漫步国权后路,小路东西向,自始至终,也不过五六百米吧,西头与政筑路呈丁字形,东接国泰路,走究竟就到了通衢大道四平路了。小路虽短,却深受读书人喜欢,一是由于安静,适合做功课。十多年前曾传闻小路要注册公交线路设站,遭到住在此地的复旦人贰言,理由只需一条,说这儿读书人聚居,需求安静,学校领导采用民意,向有关部门反映,取得支撑,故迄今为止这条小路是没有公交车的。二是由于这条很短的小路上有三家书店,去那里购书,现买或挂号代购,都非常便利。

国权后路上古月书店的经营者是一位胡姓的大学结业生,事务很熟悉,店里专卖旧书,我曾在那里觅得了《丛书集成》《万有文库》,对前史教育和做学术甚有协助,还有一家博师书店,单间逼仄的店堂,书架顶天立地,堆满了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等出版社的文史作品,新旧兼售,种类丰厚。国权后路的东端,则是一家若饮书吧,店东是复旦法学院结业的高才生小沈,我去阅读过,此处藏书颇丰,但只看不卖。店内兼有克己蛋糕和咖啡供给,在二楼小间雅座一边看书,一边喝咖啡,舒适极了,但该店只招待事前预定的顾客。

前几年,台湾东吴大学刘淑敏君来复旦访学,淑敏是研讨江南市镇的专家,我陪她在国权后路上淘书,由于选了太多书,直接交由博师书店店东小刘打包,代为邮寄到宝岛台湾。逛饿了,咱们就到若饮书吧吃蛋糕、喝咖啡、览群书,待走出店门,她说:“张老师,太高兴了,这条路虽短,却让我真实地过了一次书瘾。”人生之乐,莫此为甚也。

国权后路北侧是复旦附中的学校,透过护栏,能够窥见学校里孩子们年青的身影,南侧只需一“苑”(汇丰苑)一“寓”(书馨公寓),我不知道书馨公寓这个文雅的名称是哪位高人起的,但的确很恰当。小区树荫处立有一碑,刻有“书馨公寓”几个字,是大学者于光远先生题签的。

国权后路因复旦而日渐有名。记住15年前我刚搬来此地,从外面打车回家,司机听到“国权后路”总会一脸茫然,其时上海城建的地图上也未标列,但只需和他们说就在国权路后边,司机们就立马理解了,可见有80年前史的国权路知名度之高。

一年又一年,国权后路渐渐长大,日渐知名。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国权后路早已不再“待字闺中”,在墨色相伴下,这儿进进出出的是许多读书人的身影,你稍不留神,或许就可能和资深教授、长江学者、浦江新人擦肩而过。从这儿走出的孩子们,也走上了更高的人生舞台。

提到国权后路,还得提及与这条路同步而生的“四平科技公园”,它正好在国权后路与国泰路的交界处,这是复旦人憩息漫步的当地,我称它为“复旦人的后花园”。清晨,我站在阳台上远眺,高耸的上海中心矗立在前方,再看园内,已有不少人在健身步道上阔步向前,上海的早晨,如此生气勃勃。(张广智)